碎碎念022 | 一场个体命运的周而复始。

摘要: 所谓跳出轮回。

12-11 09:59 首页 她在江湖漂

(题图选自插画师 Jungho Lee 作品)


开门见山啦。


依旧是近期荔枝直播的问题汇总。至于汇总以及更多的延伸,我想在尾巴再说。


嗯,你先慢慢看。



关于写作的素材积累。


我每个月会整理一轮。


大概是几个部分:


第一,当下的灵感记录,有感触的瞬间。这些会及时地用文字写下来。


第二,公众号里一些很有启发性和思考性的留言。我会记下来把它当成一个思维的发散,或者从另一个角度去提炼成另一个主题。


第三,看电影,电视剧,或者是话剧时候,遇上的一些好的台词,好的剧情,我用自己的话语风格总结出来。或者是某个画面的触动感,也会及时变成文字记录下来。


第四,阅读书籍之后的汇总,关键字句的提炼,价值观的汇总,以及一些新颖的角度。


第五,日常生活里,随处可见的广告牌,宣传片,甚至是一家小店的推荐文案,但凡可以打动到自己的部分,可以先拍照,而后汇总出来。


也就是说,灵感积累是习惯,积累同时也是个体力活。很多素材在当下可能没有用,但是在后来的经历或者体验当中,很多字句的逻辑,关键句以及思维角度切入,它会不停出现在你的生活当中。


生活就是一个重复的概率事件,在生活中积累的那些思维,提炼成为对自己有用的指导方式,这些东西会不断的在你脑中加强,整合,形成你的一套认知系统。


认知系统就形成了逻辑思维,逻辑思维的指导就会落入到生活当中形成一个具体的指向性的操作。这是一个循环系统。



没有很多的人生阅历,如果只是读书,能提高写作能力吗?


读书只是其中的一部分。日常里很多人有很多构思,也读了很多书,可是落笔的时候依旧半个字都出不来。


吸收的东西很多,可是不加以消化,转换成输出,那就变成了一种浪费。吸收过后总结,真的东西才会成为属于你的那一部分。


以及,尽管我觉得阅读能够让一个人的积累厚度变得深刻,但是更多的还是需要你的人生经历去拓展。


这是为什么说有机会的时候要多去经历生活,同时也要保留看书阅读的习惯。把这两层结合起来,再去汇总出属于你的一套写作方式的时候,这个效果是非常非常惊人的。


以及,在我们所处于的这个碎片化时代,有针对性地进行选择输入,跟学会理性化地输出,尤为重要。


当下的媒介呈现的内容,有千百样琐碎告诉你种种信息。倘若只是被动接受,长久以来你会发现这些东西没有用,因为它只是消耗了你的生活。


重要的是建立自己的积累体系,不仅适合于自己的写作指引,同时用来延伸生活的丰富性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其实也就等同于把人生经历和阅读双重结合起来了呢。



如何看待人与人相处的界限?


对待界限边缘,必定要有自己的一套逻辑体系。我不说那么大的东西,说小一点的角度吧。


我的逻辑体系是在于:我先把我自身的生活状态安放好,我的存在对于其他人来说没有过多影响,或者是伤害,那就达成了一个基本的自我界限根基。


就是类似于,如果一个人他是一个病人,他依赖家人,朋友的照顾,就会“不得不”给别人造成负担。再比如,一个人如果做了一些违法的,不道德的事情,就有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家人跟朋友,使得他们被伤害。


更重要的是,这些伤害都是不可躲避的。


所以我表达的界限,前提是要建立自己的一个生活的体系状态,最大范畴地掌握在自己手中,既不给他人造成负担,也不用他人为自己负责。


这是其一。


第二个就是关于跟人与人相处的界限。


我有一个观点,人际关系是一个环,跟你关系最亲密的那个人是在第一环,然后依次往外类推。


每个人处于的那一道环不一样,所以他们对于你的功能(或者作用)也是不一样的。于是跟这些人相处的界限也是不一样。


这并非是一个功利性的对待方式,而仅仅只是用于规划你的人际关系圈层而已。在不同的环之上,你能往外放的,以及渴求得到的,这个程度都是不一样的。


圈层越是往外延伸,越要注意自己的分寸跟界限。我所说的分寸跟界限其实不在于别人,而在于你自己。


你往外放出越多的时候,你一定要留意对方能够给你回应的那个涟漪。如同往一条河里投入一枚石头,观察激起的那圈涟漪。


如果你觉得达到共振的话,那你就可以继续往外说。感觉不对的时候,立马就要停止下来了,否则过于掏心掏肺也是不对的。


这是我所认为的界限和平衡点的问题。


至于第三层,就是升到一个哲学价值观的引领了。那就是这个世界上,即使是你父母,即使是你最亲密的,知己朋友,知心爱人,他们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理解你。


他们不知道你的灵魂深处在想什么。所以当你不去奢求别人能够完全懂你的时候,你就已经可以跟别人进行很好的,有分寸的相处了。


嗯,大概是这样。



不愿意麻烦别人,也不愿意别人麻烦自己,这样的生活态度有问题吗?


我以前就是一个特别怕麻烦别人的人。我倒不害怕别人麻烦自己,我很热心去帮别人做事情。这些年我的态度就慢慢改变过来了。


就是我还蛮喜欢去麻烦别人的,但是我会麻烦那个让我放心的人,这样人情的你来我往才会流动起来。


以前我是别人的垃圾桶,有好事的时候朋友不找我,有坏事的时候就找我倾诉。久而久之我会觉得自己特别没用,或者自己的身份没有被重视。


我现在慢慢纠正过来了,别人需要我的时候是因为我有需要的必要性。与此同时我也是一个普通人,我也有我的脆弱和需要被关照的地方。


从前我是一个自私而自卑的人,现在我变成了一个渐渐放开的人。这种放开是对我自己的鼓励,对人性的探索。


但是这个前提也在于去甄别,挑选那个适合跟你相互麻烦的人,否则依旧会让自己陷入糟糕的关系境地中,那还不如维持从前的状态了呢。



关于梦想。


我是一个从小就有梦想的人。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,我是天生有梦想的。并且我的梦想到现在都没有变过,并且在逐步的实践当中,而且已经在逐步靠近了。


它是有一个宏大的生活画面的,我每每夜里做梦的时候,会梦到那个画面,非常真实,身临其境。我现在还需要一些时间去实践,或者说我已经走在实现的路上了。


至于具体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,这个我不好描述(或者是说我想自己独自收藏着)。只能说我一直有,并且我在坚持它,而且我为了实现它付出了很多。算是心甘情愿吧。



能说说怎么交朋友吗?


交朋友这个事情好难说耶。但是有一点很重要的是,我越来越感觉明显的一点就是,你是什么样的人,就会吸引什么样的朋友。这是第一层概念。


第二就是,当你确定你喜欢什么样的人际关系的时候,遇上有不对的人闯了进来,要及时把他们清理掉。


就像一个鱼塘,要保持它的干净,是需要时刻更新水源的。在交友方面上的排除,就是一个定期的自我疏通,这点非常重要。


第三,好的朋友,会让你看到更多元化的,更开阔的世界,同时也从来不去指责任何人的生活方式。反之遇上不好的朋友,会让你变得狭隘,并且不自知。


交友初期不要过于奢望进入深层关系,给时间一点耐心。如果那个人属于你,对方总会回到你身边的。朋友,伴侣,都是如此。



以童年经历解释现在性格的弱点,是不是一种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借口?


不是这样的。


我的建议是,在复盘自己的童年的时候不要带着太多的情绪,只需要正向的去追溯——


你童年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,这件事情给你造成了什么样影响,继而使得你沉淀出这样的性格特征——这些性格特征让你现在为人处事的时候,会调用起什么样的应对机制。


当你能够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待自己,回顾这个个体的成长路径的时候,其实会变得开阔很多。


我拿我自己来说,我父亲是一个守林人,童年时候的院子里只有两三户人家。除了上学的时间段,其余的时候,我没有同龄人的朋友,只有几个邻居的哥哥姐姐。


我相当于是在一个相对隐居的环境里长大的,我的童年没有热闹,没有玩伴,只有自己跟自己玩耍。这意味着我很少受到外人强加的信息干扰,我很小就学会了如何自处,或者说如何消遣生活,让自己开心。


长大之后,我会为自己的这种孤僻性格找一个说法——因为童年养成我习惯了一个人,很有安全感,所以别人进入我的空间领域的时候,我很容易会觉得被过度侵犯了。


也是因为这样,我只会跟很少的朋友相处,我不喜欢大型的,热闹的场合。我接受这一点就是了。可以与此同时,我尽量发挥这种性格的长处,就是训练自己深入思考的能力,学会如何不轻易被别人的任何观点动摇。


现在想来,这种自发的疏离感,在这个聒噪的社会来说,太太重要了。它使得我不会走弯路,不会跑偏,并且建立自己的山头领地。


也就是说,我从前也很讨厌这样的自己,甚至一度想扭转过来,变成另一种人。可是后来我发现我无能为力,于是我决定第二次去复盘童年,区别于第一次的狭隘跟逃避,甚至自我厌倦的心态,而是站在第三方去看待自己。


我就这样,把那个“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”的自己,逐渐找了出来。


到了今天我的经验是,任何的性格特点只是特点,只是性格本身而已。要把它区分开来,把好的那一部分能量放大,以及把弱势的那一部分去规避。


我们不需要做一个全面的,十全十美的人,如果可以在某一方面,可以做到相对而言高于同等水平的人,这样自己的生活状态就可以变得更好一些了呢。



在北上广活着就觉得精疲力尽了,你如何看待呢?


不仅仅是“在北上广活着就已经精疲力尽了”,其实生而为人就已经精疲力尽了呢。


或者说,这个跟你生活在哪个城市没有很大的关系,因为当你开始做出去往哪个城市生活的时候,就应该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。


而剩下的的事情,不过就是解决难题,体验生活,时而抱怨,继续向前罢了。



如何看待“女生通过整容改变命运”?


我对整容的态度是持中立的。


有些女生的确是因为天生的缘故,外表不够漂亮,甚至很差,于是造成性格和人格上的自卑,继而给生活带来很大的影响。


如果出于这个因素去整容,并且可以让自己变得更自信的话,这个出发点是没有问题的。


只需警惕的是,不要无限陷入整容魔咒当中——动了一个刀子就停不下来了。


生活里很多女生习惯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“一定是因为不够漂亮,所以男朋友离开我,所以这个工作我得不到,所以我的上司和朋友都不喜欢我。”


当你把所有问题都归咎到这张脸本身的时候,一定是在这张脸以外,你的精神和心态层面都出现了问题。


最后,整容有风险,一定要注意。尽量准备工作,咨询信息做得周全一些。这是对自己最大的责任所在。



达令觉得男生有什么样特质可以吸引到你?


第一是外表不能太瘦弱咯,毕竟我很壮啊啊啊。


第二是干净得体也很重要。我有洁癖啊啊啊。


第三是个性。稳重一些,不浮夸,不油腻。清醒,克制,不炫耀。有计谋,可以一剑封喉。但也有慈悲之心,这是留给自己的心安之地。


嗯,大概就是酱紫。



怎么看待“预想了100种结果,结果现实是101种”?


生活的残忍之处就是,它永远不按我们的设想出牌。


我之前看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,那个男孩踏上遥远征途,寻找宝藏。结果宝藏就在他的家乡,可是他走了千山万水才能知道答案。


一开始看完这个故事的时候,我很悲伤——如果他没有走到最后一步,那个宝藏永远到不了自己手上怎么办?


但是想了一夜以后,我突然发觉:如果预想了100种可能,你在其中周旋折腾得到的经历跟收获,其实就已经赢过很多人了呢。



如何提高个人层次?


得是见世面吧。


我所说的见过世面,不一定一开始就站在很高的层次。有些人起点比较高,有些人起点比较低。但是要训练自己的这种认知——去见不同的人,经历不同的生活状态,了解不同国家的人,以及他们的信仰,他们的价值观。


当你看到的世界越来越开阔,人会变得越来越包容。包容使人谦卑,谦卑之心让人变得变得稳重,稳重当中做事说话会变得有条有理。


这是我理解的,关于个人层次最好的魅力释放。



读书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忧伤,被同学当异类怎么办?


没有关系的,长大就好了。


学生时代只是一个单纯的人际关系体系,等你进入社会了,以后你会遇到千奇百怪的人。总会找到你的同类,那样子你就会被解放出来了。


尼采不是说嘛: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,他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。


那么我的建议是,当你觉得读书时代不被认同的时候,先去完成它,把学生阶段忍耐过来。未来有可期,给自己一点时间,也给时间一些耐心吧。



如何看待重男轻女?处在这样的家庭该怎么做?


我的家乡是个极度重男轻女的地方,我之所以幸运是我父母比较开明,他们认为我是读书的料,我应该去看更大的世界。


但是他们受制于长辈和家乡重男轻女习俗的压力,不敢太过于表现出来支持我的一面,所以他们总会说“我们家女儿读书很用功,不得不送她上学,没办法。”


所以我从小的心理暗示就是,只要我学得好,他们就没有资格剥夺我读书的权利。


所以我父母一方面保护着我不受外来冲击,一方面关上门也会商议说:你作为一个女孩子,我们希望你有更多的知识文化,希望你通过读书能出人头地,那么我们今天的选择才不会后悔。


所以我一直不仅好好读书,也希望通过回馈父母以及家乡的一些亲人朋友,包括我呈现的自身的行走路径,告诉他们所谓读书,所谓知识,所谓文化积累这件事情的重要。


我只能用个人微薄力量改变一点点局面,但是大层面是没有办法规避的。以及,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会很辛苦,不仅要自身足够强大,还要警惕被落后的习俗拉下水。


但是总的来说,这些都不能够成为我们的枷锁。我们应该跳出命运的轮回,去为自己的人生负责。要学会跳出那个圈子,脱离那样的家族模式。那就是你个体命运的很大进步了。



总是做了决定会后悔怎么办?


我很少有后悔的决定,因为我明白自己现在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基于目前的能力,所能协调出来的最好的选择,也是我能承受的。


换句话说,就算后来我回顾当初,明白自己可以做的更好,我也不会埋怨自己。因为我当时的知识,能力,思维格局,使得我只能做出那样的决定。


与其花很多的时间用来反悔,不如想着如何去积累经验,去走入更好的下一步吧。



如何看待纪录片《二十二》?


第一是观影的过程我没有很难受,反而觉得蛮开心的。这是很好的一份,可以用来提醒我珍重当前生活的礼物。


第二就是我觉得导演拍得非常地克制,他是一个特别特别善良的人。我有看他在知乎上说:当你把这些老人当成自己的亲人的时候,你的提问也就有了底线。


第三是,如果你觉得难受,那就去想想:这段历史是不可抗的,大层面上的时代命运,我们个体是无能为力的。


当你明白这一点的时候,不用站在这个维度去想太多所谓的仇恨,而是去往另外一个角度去想:应该如何去释怀。


如何通过这些老人面对生命中的难,她们收获的坦然,来提醒我们自己如何去珍惜生命,珍惜和平。以及面对人生、面对磨难的时候提醒自己,有的人受过更苦的难,但是他们一样走过来了。


以及重要的一点就是,要去相信时间的力量,时间就会洗刷掉很多很多不好的东西。一样很重的东西,或者也可以轻一点去面对它。这是我们的课题。


大概就是这样了。



有没有从没有和别人说过的秘密,这是怎样的心情?


我有很多秘密,也从来不会告诉别人。因为拥有秘密,我感觉自己是一个生动的个体,是一个存在生命的灵魂。


至于自己的秘密永远不会被别人知道,不是一种遗憾。它存在于我的脑海里,我的心里,我的灵魂里。它意味着我永远不会麻木,不会失去鲜活的那部分自我。


从这个层面上来说,算是秘密的保护力量吧。



关于自说自话。


我总是时常唠叨着,这一趴主题里,我作为一个面对提问的人,很多时候会深感庆幸,自己可以遇上好问题,可以开拓另一个维度的思考。


只要这件事情持续,我必定可以在这种自我发问跟开解他人的过程里,顺便也就开解了自己。


只是遇上的大部分问题,或者说所谓难题里,最时常遇到的,是关于命运不可控的无奈以及妥协。


从前我也陷入其中,所以深感困惑。只是这些年,或许是自己还算有认真对待生活,所以在逐渐得出一个逻辑:命运的大层面由不得你我,但是也不必为此丢失了个体命运努力的意义。


这个观点我在从前的很多篇章里提到过。


为何要这么说呢?


是在于,你明明知道大层面上的“事已至此”,并且你愿意去梳理过往的成长轨迹,以及导致的性格塑造的时候,其实就已经开始走向清醒的自我认知了。


也就是说,倘若知道了命运大河的走向已经如此,也就没有必要再去观望另一条大河,另一种生活模样。


因为一旦处理不好这个层面,就会陷入哀怨跟悲泣中,甚至连本身还拥有的部分都忽略掉了。这是很可惜的部分。


回想起我一开始,以及秉承至今的写作目的,就是为了开解自己为先。按照如今我对于人生的看待,我已经接受了自己大命运范畴上的设定,开始专注于如何在个体路径上的自我修正,或者态度,秩序形成。


这一路我走了好些年。可是啊,终归总算是走出来了。


从这点上来看,解救自己是很漫长的旅途,可是一旦开启了,那就不要停下来。


所以我的答复——关于这些大小命运悲叹的难题——依旧是在于:在生活里历经多一点的体验,让这些生动的,感同身受的情绪,真正让你接受“纵使命运不可控,但是也要全力以赴过。”这个逻辑。


突然想起了前阵子在微博上收到的一句评论:感觉达令你身上背负的东西越来越少了,所以写的东西越来越浅了。


我本来不想答复。可是还是说了一句:是有些重,不必碰,也不可以碰了。向这个世界张牙无爪嚎啕大哭,那是小孩才做的事情。可能是我老了吧。


我承认,以及我很庆幸,写作这件事让我从一个小孩成长成了一个大人。一个接受世间种种悲欢离合,但是还不至于泄气掉的老女孩。


可是没有关系啊,我已经足够满足了。因为我已经,或者说也一直从来没有迎合过别人的写作要求跟压力。


并非是我故意倔强,而是作为写作者也好,阅读者也罢,你只能先顾及自己——如何过得不那么糟糕,如何去变得更好——而后才有所谓的顺便顾及他人,对吧。


从这个逻辑上来说,个体命运从来都是类似的,周而复始的,可是这其中的难题,依旧需要每一个你我去寻找对应的那根钥匙,才能打开每一个阶段的心结之锁。


一想到这寻觅钥匙的旅途啊,哪还有什么心情顾及过往,或者是当下的,时代体系,家族命运的这份“大而沉重”呢?


不去顾及,不代表我们自私,或者逃避。反而正是因为我们明白——倘若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畴里不去尽心尽力一场,又何来跳出命运轮回的扭转之力呢?


啊呀,写了好长一段。


嗯,就写到这了。


愿你的城市有个好天气。




首页 - 她在江湖漂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