乞丐和妓女

摘要: 「谢小姐赏钱——」

12-11 06:42 首页 豆瓣阅读

这个故事发生在古代,具体是哪个朝代没有记载,总之是一个花钱买春合理合法,不受道德和法律约束的年代。

天气晴朗,桃红柳绿,丽冬院的墙根下躺着一个乞丐。要说这乞丐的尊容,那可无从说起,只因他蓬头垢面,满脸的污泥,早已看不出本来面目,但料来他长得不咋地。

乞丐姓张,名字早忘了,一个乞丐是不需要名字的。别人称呼他喂、嘿,已算是客气了,大多数时候只说去、滚。咱们为了记述方便,姑且称呼他为老张。

老张从小没了爹娘,以乞讨为生,六岁时因为偷东西,被人打折了左腿,走路一瘸一拐,从此再无其它生路,只好终身以乞讨为职业。但这还不是他最悲惨的地方,他最悲惨的事是如今他年近五十,还是个处男。

身为处男的老张定居在了丽冬院的墙根下,每天看看倚门招揽生意的姑娘过过眼瘾。丽冬院的老鸨心地善良,她吩咐佣人将盛有剩饭剩菜泔水桶提到老张面前,任其享用。从此,老张再不会为吃饭问题发愁了。

太阳暖洋洋的,老张躺在青砖铺成的墙根下,几乎睡着。

细碎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,老张立刻翻身跪起,那业务别提多熟练了。老张头向下垂几乎碰到自己的破瓷碗上,眼睛却尽量斜视,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。一位体态轻盈的女子缓步走来,水绿色罗裙轻摇,停在老张面前。老张不敢抬头,只能看到罗裙下摆。

「叮当——」,一枚铜钱落入瓷碗中,发出清脆的声响,那声音是如此的悦耳,拨动了老张的心弦。老张磕头谢道:「谢小姐赏钱——」嗓音洪亮,整条街都听得见。

这位施舍铜钱的女子名叫如烟,是丽冬院的头牌姑娘。每天中午,她都会来施舍给老张一个铜板,风雨无阻。若是哪天她不舒服,也会让丫鬟拿个铜板出来给他。她是唯一一个向老张施舍钱财的人,通常,人们见到老张理也不理,遇到发善心的最多也就是给点儿剩菜剩饭,只有如烟施舍钱财,每日一枚,从不间断。

老张守着丽冬院,本是吃喝不愁,多这一文钱也不知该去哪里花。他随手将钱放入袖中,继续躺下睡觉。

某一日,老张忽然发现,自己不知不觉已经积攒了十三文钱。十三文钱对老张来说已经是巨款了。老张寻思:现在衣食无忧,这钱要来有何用呢,若说买件新衣服,可乞丐穿了新衣还不饿死么?老张愁啊,没钱的时候从没这么愁过,现在有钱时倒发起愁来了。思来想去,老张有了个大胆的想法:老子也去嫖妓。

男人有钱就变坏,真是一点也不假。乞丐手里有了钱,就起了嫖妓的心思,而且老张还要嫖最好的,丽冬院头牌如烟姑娘。

可是这十三个铜板连丽冬院里最老最丑的也嫖不上,如烟一宵的歇钱可是要一两银子。不过老张并不担心,因为如烟每天都会给他送来一个铜板。

老张在心里盘算,假如我每天一个铜板,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五个,三年就是一两多银子,到底是一两多多少就算不出了,他脑子不好使。

就这样,老张的钱越攒越多。钱多了又有了新的烦恼,这么多钱要找个稳妥的地方藏起来才行。以前他从来没为钱担心过,现在开始琢磨怎么防贼了。他想了各种藏钱的地方,都觉得不够稳妥。最后,他发现身子底下的青砖最合适。

趁着夜深人静四下无人,他把青砖轻轻撬起,在土地上挖了个洞,然后将钱放进去,再盖上青砖。谁会想到一个乞丐会攒钱呢,又有谁会想到有人会把钱藏在大街上的青砖下面呢。

藏好了钱,老张的心放下了。之后每天见到如烟,表面还是那个跪在地上摇尾乞怜的可怜虫,脑中幻想的却是与如烟共度春宵的销魂模样。

如烟对此丝毫没有察觉,照例还是每天给他的破碗里丢上一文钱。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每日的善行成了乞丐嫖自己的嫖资。

有了梦想,老张的心里美滋滋的,那铜钱入碗的「叮当——」一声,似乎也变得格外清脆动听。老张跪地磕头的动作更显得真诚,那句「谢小姐赏钱——」叫得更加欢愉更加响亮了。

时光迅速,不觉三年有余。老张日积月累,青砖下已是满满一坑的铜板,连自己也不知多少。

老张寻思:钱已攒得足够了,只是这些个铜板怎么拿得出手,就算拿出来也让人笑话,还是兑成银子方便。

老张用破衣服兜着铜钱,来到银铺。伙计见他一身邋遢,说他偷钱,要去报官。老张哀求说,自己乞讨攒了三年,钱一直藏在街上青砖下,钱上锈蚀可以为证。那伙计见这些铜钱上果然锈迹斑斑,这才信了,兑了一小锭银子和几钱的碎银子给老张。

从银铺出来,老张学了个乖,知道自己的形象见不得人,即使拿了银子去丽冬院也得让人打出来。而且,要是别人知道丽冬院接乞丐的客,那招牌算是砸了,自己不被打死也得打残,另一只不跛的脚算保不住了,所以,千万不能让人发现自己是乞丐。

老张到典当铺里买了一件半新不旧的绸缎衣裳,到澡堂里洗了个干净,打扮的整整齐齐,对镜一看,连自己也认不出自己了。他学着那些整天逛丽冬院的公子哥,在街上游走闲逛,演习嫖客模样。

及至黄昏时分,老张才望丽冬院而来,那激动的心情真是无法言表。到了门前,老张暗自告诫自己:「可千万不能让人发觉自己是乞丐,否则性命不保。」正在这时,只听得「呀」的一声门响,丽冬院女佣手提泔水桶走出来,她发现门口乞丐不见了,正自诧异,左右张望之际见到了老张,但目光一扫而过并未认出他。

老张见到那泔水桶时早已有些按捺不住,马上就要凑上去吃。幸好门内的老鸨眼尖,先看到了一身绸缎的老张,「客官里边请啊。」

老张猛地记起自己现在的身份,目光恋恋不舍地移开泔水桶,挺胸抬头跟着老鸨向里走。

老鸨见老张走路一瘸一拐,心中起疑,老张忙用早已想好的借口敷衍,「骑马摔的。」

二人在大厅坐好,老鸨吩咐丫鬟上了茶。

「客官您是第一次来吧,不知您喜欢怎样的姑娘。」

老张低着头,不敢与老鸨对视,「要与如烟姑娘相处一宵。」

老鸨看老张有些面熟,但总想不起在哪儿见过,犹疑道:「我家如烟的身价不比别个,一夜的歇钱要一两银子。」

老张先拿出一两银子递与老鸨,又掏出所有散碎银子,「这些算是打赏下人的。」

老鸨见了银子立即变得欢天喜地,疑心尽去,忙吩咐如烟见客。

丫鬟引著老张,来到二楼最大的一个房间,推开门,屋内陈设华丽,客厅中早摆下了一张八仙桌儿,桌上摆满了珍馐美酿。如烟含笑坐在八仙桌旁,头戴宝钗,身披薄纱,美若仙女,老张只看了一眼就忙低了头,心砰砰跳。如烟忙上来迎了老张入座,丫鬟退出去时反手将门关上。

老张担心如烟认出自己,目光左躲右闪,不敢正视。如烟只当是客人第一次来不好意思,温言软语说些安慰的话。老张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有泄露,慢慢地胆子也大了起来,偶尔在如烟手上摸一把,如烟咯咯笑着劝酒劝菜。

桌上的美味令老张馋涎欲滴,他几次伸手就要抓饭吃,总算强行忍住,想用筷子又不会用,从没用过。闻着酒香也不敢喝,害怕一醉将自己身份说出来,没办法,只好瞪着眼睛流口水。

老张坐在椅子上也不舒服,总觉得浑身刺痒,想抓虱子,可这一抓只怕又要露馅,只好咬牙忍住,真是如坐针毡。

如烟还在那儿叽叽喳喳说个没完,聊诗词、赏画、唱曲……竟整一些老张不懂的东西。

「我为客官弹一曲「蝶恋花」庭院深深深几许,可好?」

老张实在忍无可忍,站起来道:「别弹什么劳神的曲了,快快干些正事吧。」

如烟一愣,随即笑道:「客官恁地心急,也罢,待我卸妆。」

老张大喜,总算要进入正题了,就在今晚,告别处男。

如烟边起身边边拔下头上宝钗,不料手一滑,宝钗落入桌上碗中,发出「叮当——」一声清响。

老张双腿一软跪在地上,虽然心知不妥,怎奈身体不听使唤,头向地上磕去,口中高声道:「谢小姐赏钱——」

//

 - 本文选自豆瓣阅读原创作品 - 

我在这世上太孤独乞丐和妓女

八笔龙

豆瓣评分 8.6

限时免费

《乞丐和妓女》:一个妓女每天施舍给乞丐一个铜板,乞丐偷偷地将钱攒起来去完成自己的计划..……


《爱情剧本》:不会搭讪的杨飞无意中下载了一个名为爱情剧本的app,按照剧本他成功搭讪了系里的美女,可结果……


《美丽新世界》:张小韦内向孤僻,没有朋友,有一天,一个早已死去的同学通过手机与他联系,让他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……


《乞丐和妓女》讲得是善意不一定对。

《爱情剧本》讲得是谎言不一定错。

《美丽新世界》讲得是朋友不一定好。

 点击阅读原文,免费领取《乞丐和妓女》。


首页 - 豆瓣阅读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