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《中国文化报》】至乐汇“三”定律:只做三件事,判断三个标准,坚持三条原则

摘要: 出门,上台,演戏

11-09 14:26 首页 至乐汇

“我判断一个剧本就三个标准

好故事,哲思,形式”

“至乐汇只负责三件事

故事框架,主题思想,参与投资”

“至乐人每天重复做着三件事

出门,上台,演戏”

本文撰稿 文化财富周刊记者 李琤


孙恒海对于经营民营剧团有自己的独到见解

从2010年创业之初每次演出都“打一枪换个地方”,到2015年开始拥有固定的剧场;从2010年创作第一部相声剧《六里庄的艳俗生活》,到耳熟能详的黑色幽默喜剧《驴得水》《破阵子》、大型舞台剧《东北往事》《大圣归来》、音乐剧《狂奔的拖鞋》《高手》等风格多元、题材各异的23部原创剧目;从在北京一地的演出,到7年走遍全国40多座城市巡演近700场次,获得百万人次观众的青睐……

7年时间,一个民营剧团——至乐汇如何在戏剧领域站稳了脚跟;一个没有艺术教育背景的商业制作人如何建立一套自己的生意经;一个不知名的剧团如何成为了商业戏剧的领军品牌?作为至乐汇创始人、艺术总监的孙恒海回答说:“至乐汇是一个立志百年品牌的企业。虽然我们还是垂髫小儿尚未成熟,但从创业到现在,我们从剧目到演出,从规模到格局,从内核到外延,每一步都踏实有力。”

舞台剧《破阵子》剧照,也将在今年输出电影版


戏剧的核心是故事


“西方的文化产业发展经验已经非常成熟,无论是商业电影还是商业戏剧,他们已经建立了成熟的产业经营规范和方法。作为刚刚起步的中国商业戏剧,我们目前还处在起步阶段,应该多学习。”孙恒海说。


8月24日,至乐汇从上海引进的原创音乐剧《我的遗愿清单》在北京大隐剧院演出4场;8月31日,从西安巡回演出归来的黑色幽默喜剧《驴得水》将重返大隐剧院演出4场;9月初,备受业界好评的原创音乐剧《高手》也将重登大隐剧院……自从与至乐汇合作之后,这个坐落在世贸天阶、位于北京CBD核心地段的民营剧场——大隐剧院,变成了白领一族工作生活之余最常去的休闲场所,这里也成为乐汇所有剧目在京演出的驻场剧院。早在2017开年,全年每周四到周末的演出就已经安排得妥当而精致。


2016年秋,与北京朝阳9剧场合约结束,之后,至乐汇找到大隐剧院,开启了与其的联盟合作。孙恒海说,这是一次民营与民营的强强联合。过去民营剧团在租借剧场的过程中遇到过很多问题,大多数剧场的所有权是国有的,对于演出和宣传安排有很多限制,民营院团的演出总是要让位于剧场的官方活动,哪怕双方已经提前制定了合约。而同为民营的大隐剧院,在双方合作的过程中就灵活得多,大家都非常尊重契约精神。而且,双方都是把市场和观众的需求放在第一位,院线资源和演艺资源实现了最大化整合和最优化配置。


在孙恒海的戏剧创业中,始终在商言商。做商业戏剧,就要踏踏实实地按戏剧的产业规律来做事情。不能意气用事,也不能一时兴起。


孙恒海说:“在至乐汇,我的工作重点一直是制作人身份,我一直推行制作人中心制度,让每个人能在自己的职位尽最大力,这是保证制作水准的唯一办法。你问我对哪个戏特别有兴趣,没有,我是一个商人,目的是做出好的剧。但我的工作在如何调配这些人,让导演、演员各归其位,做背后的操盘手。”以制作人为核心,并不是至乐汇的首创,百老汇也是一直在执行这个准则。百老汇托尼奖(被视为美国话剧和音乐剧的最高奖)的第一个奖就颁给了制作人。

去年,孙恒海组织整个至乐汇的中高层前往日本,考察了日本著名的四季剧团,并拜见了四季剧团的掌门人浅利庆太。让孙恒海震撼的是日本剧团的服务精神,在国内很多戏剧人会觉得搞艺术不需要服务意识,但在日本,服务意识是戏剧行业必备的精神。


“很多人以为看看书,就能学到四季剧团,甚至能够成为这样的剧团。但实际上,四季剧团的背后,除了有浅利庆太这样优秀的掌门人,最重要的还是剧团背后严谨的剧团服务规则,正是规则,让这个商业剧团走了多半个世纪。”孙恒海觉得,在未来,戏剧行业的从业者不仅仅要比拼内容的质量,还要比拼服务的质量。


在这一点上,孙恒海始终坚信,戏剧最终的核心是能够讲出一个让人记住的好故事。“我判断一个剧本值不值得做,就三个标准:是不是一个好故事,有没有高见地的哲学思想,适不适合舞台剧的形式。我特别推崇戏一定要有哲学思想,舞台上站的是人,是人就要有观点,有观点就有阶级,有阶级就有对冲,就有好的戏剧张力。”

孙恒海与浅利庆太合影

至乐汇的经验并非来自课本或者学堂,而是它用7年时间,不断试错才得到的“做戏之道”。“我也犯过错,制作《单身男女》时就是没有找到中心思想。当时编剧说,好故事有些东西要留给观众自己去思考解读,我认为是对的,结果商业上失败了。后来我反思,好的小说最后一定要有一个观点抛给你,就是因为这个观点你才觉得震撼。”孙恒海说。


入行十余年,孙恒海积累了很多经验心得想要和喜欢戏剧的人们分享。今年11月,他将出一本有关戏剧的书。“我会把至乐汇的戏剧制作的方向、方法、图标甚至财务报表全都公之于众。我就是想让未来的戏剧从业者知道,做戏其实是有方法的,而不仅仅是凭着感情和热情就可以。百老汇之所以成功,是因为它的规范和工业流程建立起来了。”


“离百年老店还有93年”

“相互成就,相互扶持,要想做好一件事,唯有同心协力。距离百年老店还有93年,至乐人更加年轻态,却也更加有耐心,每天重复做着三件事:出门,上台,演戏。”


孙恒海解释至乐汇的由来:“至乐汇有一个意思叫做彼岸,我把它当成修行的一条船。作为这个机构的第一代创始人,我只做一件事情,就是建立价值观、体系、标准。我要撑起这个旗帜往前走,后面还有第二代、第三代。”


至乐汇一直很明确在受众群里的定位,就是为一二线城市中正在崛起的中产阶层家庭制造戏剧。孙恒海在写给至乐汇7岁生日的文章《鲜花怒马少年时》中提到:“‘一成不变的自觉,一成不变的利他’是至乐汇百年不变的使命。不忘初心,本愿仍是为更多的戏剧人服务,为中国家庭制造戏剧。”

私下里,孙恒海学佛,每天都会早起来打坐。这被他视为可以让自己安静下来并深入思考一些事情的方法,有时候在打坐冥想时,忽然会有一些点子闪现出来。“内心安静下来时,更容易看清事物的本质。”对他而言,他觉得生意人最重要的也是要看清商业的本质,要读懂市场,读懂人性,尤其在戏剧领域,读懂人性的人,才能成功。

但他同时也喜欢看哲学、历史、经济、管理学方面的书籍。“其实修行对我而言,最大的帮助就是让我能够看清许多事情的本质,人生也好,商业也好,看清了本质,便可以信步前行。陪伴至乐汇走过的7年历程,也证明了一点,就是创业的人心一定要‘定’,心定了就可以应对无数种变化。”


今年,至乐汇将启动“戏影联动”新模式,为戏剧未来发展提供了可行性方案,但此举并不代表至乐汇将成为一家影视公司。

“我们的每一部作品在创作时就是电影剧本。但至乐汇的主业永远是戏剧,坚持做好商业戏剧。其他衍生品对我来说,都是增量,增量交给更专业的人去实现,它是用来反哺戏剧的。在未来设计中,至乐汇只做头部,并且保证好头部内容的质量。”孙恒海说,“除了授权,至乐汇只负责三件事:第一,盯住故事框架不能改,故事是产品的命脉;第二,盯住主题思想不能变,戏的灵魂必须与舞台版本一致;第三,参与投资,并推荐部分演员。至乐汇和他的演员们要能从影视市场中获得应得的收益。”

2016年,至乐汇出品的原创戏剧《驴得水》推上电影屏幕后,收获了1.74亿元票房,让人看到了一个有“核”的故事带来的IP爆炸效果。电影之后,戏剧版《驴得水》获得了来自全国很多城市的演出邀约,从今年1月开始就已经在37座城市演出了167场。“其实,电影在院线放映之后,票房收入数据就已经永远地定格在那里。但是舞台演出的票房却是一个始终上升的增量。一部剧可以演出很多年,演出很多场,最终来自舞台的收入将超过屏幕。比如音乐剧《狮子王》,自1997年在百老汇演出以来,在2014年时就已经在全球取得了超过62亿美元的收入。”孙恒海说。目前,一个新的“增量”又将出现在孙恒海的版图中,《驴得水》戏剧版的全球授权即将开启。


“为每一座城市做一出戏剧”

“一城一戏”是孙恒海3年前提出来的项目,而直到今年才开始启动。孙恒海解释说:“很多事情得遇到好的机缘,早了容易夭折,晚了容易错过时机。”

    

随着今年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举办,同时经过几年内需的不断扩大和供给侧改革的推动,商业戏剧的市场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,戏剧这种休闲方式也得到了更多观众的认可。在各大城市的巡演中,当地政府也看到了商业戏剧对于文化消费市场的补充。

“戏剧与城市的沟通交流更趋平民化,政府的扶持补贴与市场的拓展都为市民看戏提供了极大利好,本土舞台艺术的培养与提升也成为地方与民众的刚需。至今我们的作品中,均展现出鲜明的地域特质,正是这些截然不同的人文群象引起了地方的关注,一次次向我们发出邀请,希望至乐汇的作品能登上当地的舞台,传播地方文化。”孙恒海说。

目前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重庆、西安、福建等多个城市已经启动了“一城一戏”的项目,孙恒海举例:“伍迪艾伦为巴塞罗那拍出了《午夜巴塞罗那》,为巴黎拍摄了《午夜巴黎》,为罗马拍摄了《爱在罗马》,他为欧洲的这些城市写了一封慵懒的情书。而我们,从北京到上海,到成都、重庆、西安……我们也在为走过的每个城市写下这封情书。写给北京的《狂奔的拖鞋》,写给上海的《高手》,为甘肃写下了《驴得水》,为河南写下了《破阵子》,这些作品呈现出不同的地域风貌,但不变的是对于城市知识分子的深度剖析。”截至目前,至乐汇的23部风格迥异作品每一部几乎都能代表一座城市的地域特征。比如《狂奔的拖鞋》,通过讲述坚强坚韧重情重义的北京青年的奋斗故事,从各角度展现出首都的人文气质与城市精神。音乐剧《高手》是以上海中医馆发生的故事娓娓道来,“80后”视角诠释中国传统产业;《东北往事》热血戏剧,将北方汉子的血性进行全新解读,极具个性的人物、激烈的青春、深切的情义正是那一片黑土地最鲜明的标志。

“我们不再囿于小小舞台,而是将眼界开阔放诸城市与历史,首发‘一带一路,一戏一城’全国戏剧计划,为每一座城市量身定制一部戏剧,以戏为媒打造城市文化新名片,与地方政府携手,提高城市魅力指数。未来,我们更希望通过舞台这一窗口,建立完整的城市戏剧计划,将城市与戏剧紧密关联,为观众提供艺术滋养。”这是孙恒海对至乐汇未来发展的畅想。


首页 - 至乐汇 的更多文章: